Load mobile navigation

DNA研究讓喜馬拉雅山“骷髏之湖”路普康湖謎團更加撲朔迷離

DNA研究讓喜馬拉雅山“骷髏之湖”路普康湖謎團更加撲朔迷離

DNA研究讓喜馬拉雅山“骷髏之湖”路普康湖謎團更加撲朔迷離

DNA研究讓喜馬拉雅山“骷髏之湖”路普康湖謎團更加撲朔迷離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美國國家地理(撰文:KRISTIN ROMEY 編譯:石頤珊):喜馬拉雅山路普康湖(Roopkund Lake)畔的上百具人骨屬于1000多年前死于一場風暴的朝圣者們──至少學者曾經這么想。

遙遠的路普康湖(Roopkund Lake)座落于印度境內的喜馬拉雅山脈高處,這里有著考古學史上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謎團之一:多達800具人骨。 最近在一篇8月下旬刊登于《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的研究試圖拆解在「骷髏之湖」究竟發生了什么是──然而結果卻讓謎團不減反增。

2000年代初期,初步的DNA研究認為路普康湖畔的亡者有南亞祖源,而遺址周圍的放射性碳定年結果則落在公元800年前后,顯示他們全都死于單一事件。

現在來自38組遺骸的全套基因組分析結果卻顛覆了上述故事。 新結果顯示,路普康湖畔有23人具有南亞祖源,他們在7至10世紀之間的單一或多重事件中死亡。 但路普康湖的骨骸還包含另外一群14名罹難者,他們死亡時間晚了近1000年──可能死于單一事件。

和較早的南亞遺骨不同的是,路普康湖畔較晚的人群有著與地中海地區相系的基因祖源——切確說來是希臘和克里特島(Crete)。 (另外有一名個體和這群地中海人同時死亡,但是他有東亞祖源。 )所有被檢測的個體之間都沒有親屬關系,而且額外的同位素研究證實南亞與地中海人群有不同的飲食習慣。

為什么路普康湖畔會出現地中海人群,他們又是如何迎來人生終局的? 研究人員不知道也無從猜測。

「我們已經試過解答路普康湖骸骨所有可能的基因祖源來源,但是依然無法解答地中海地區居民為何會旅行到這座湖和他們在這里做些什么,」研究共同作者尼拉杰. 瑞伊(Nirag Rai)在電子郵件中寫道,他是一名考古學家,任職于印度勒克瑙(Lucknow)的比爾巴. 薩尼古科學研究所(Birbal Sahni Institute of Palaeosciences)。

「驚悚場景」

就連專業人員也會被路普康湖的詭異程度擊敗。 1950年代,一名探險家向一個印度電臺形容這個遺址是「驚悚的場景,讓我們喘不過氣來。 」而數十年來,許多學者都嘗試過解答路普康湖畔的男女究竟是誰以及他們為何死亡。

這些人的死因始終成謎。 戰爭不大可能是死因:遺骨男女皆有,且未曾發現過武器或暴力爭斗的痕跡。 罹難者過世時都很健康,因此也能排除大規模流行病。

不過,如果當地有首民謠記錄著罹難者如何隕落,情況又會如何呢? 那首歌描述一支進行Raj Jat──該區域每12年舉行一次以敬拜女神楠達德維(Nanda Devi)的朝圣之旅──的王室隊伍因為讓女孩跳舞而玷污了圣域。 作為響應,憤怒的楠達德維從天上扔下「鐵球」擊毀這支隊伍。

有一種誘人的可能性是路普康湖罹難者都是朝圣者,他們在Raj Jat途中受困于強烈雹暴而死去。 尸骨中有發現一種朝圣隊伍使用的陽傘,而且部分個體的顱骨有著未愈合的損傷,這或許是大型雹暴的跡象,也就是歌謠中的致命「鐵球」。

為了探索這個情境與其他猜測是否可能發生,一支國際研究團隊對路普康湖遺骸進行了基因組分析。 團隊并未默認路普康湖畔的人群可能是誰,然而印度側喜馬拉雅山高處出現地中海祖源的跡象依然讓人驚訝。

「我們實際上取回DNA的時候,事情超級明顯,這些人里面有些并沒有典型的南亞祖源,」艾德因. 哈爾尼(éadaoin Harney)說道,他是研究共同作者,也是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有機與演化生物學系的研究人員。 「這絕對不是我們預期看到的東西。 」

這群地中海人是不是遠道來參加Raj Jat并且在湖畔停留夠久才在這里遇上他們的末日呢? 威廉. 薩克斯(William Sax),海德堡大學(Heidelberg University)人類學系系主任與Raj Jat朝圣專書作者,說這種情境「完全不合理。 」

薩克斯去過這座湖三次,最近一次是2004年為了國家地理的電視節目而去,他說當代的朝圣者其實不大在意這座湖。

「朝圣者會在攀登途中路過路普康湖,因為前方還有很遠的路程,所以他們有時候會稍作停留并簡單表示敬意──這里并不是,也從來不是朝圣之旅非常重要的部分,」他說。 「這算是黑暗又骯臟的地方,你只會點頭示意然后繼續前進。 」

研究人員計劃將繼續拆解路普康湖的謎團:瑞伊說下一年會有另一支遠征隊前往這座湖,研究與遺骨相關的器物。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環球趣視頻”
上一篇 下一篇
网上真人龙虎技巧稳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