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中國北方戈壁犬研究取得新進展

葉氏戈壁犬Gobicyon yei sp. nov.(江左其杲 供圖)

葉氏戈壁犬Gobicyon yei sp. nov.(江左其杲 供圖)

巨頜戈壁犬Gobicyon macrognathus (江左其杲 供圖)

巨頜戈壁犬Gobicyon macrognathus (江左其杲 供圖)

尖齒戈壁犬Gobicyon acutus sp. nov (江左其杲 供圖)

尖齒戈壁犬Gobicyon acutus sp. nov (江左其杲 供圖)

戈壁犬的系統發育樹及復原圖 (江左其杲 供圖)

戈壁犬的系統發育樹及復原圖 (江左其杲 供圖)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在早中中新世,歐亞大陸沒有犬科存在,適應快速奔跑型(cursorial)掠食者的生態位主要由犬熊科的簡齒犬熊亞科Haplocyoninae成員與熊科的半熊亞科Hemicyoninae成員占據。然而在東亞二者的記錄都不多,對這些動物的了解基本還停留在中亞科考團的關于內蒙古通古爾地區研究成果上(Colbert, 1939)。

最近,中科院古脊椎所博士研究生江左其杲等在Papers in Palaeontology在線發表了關于中國北方寧夏同心和甘肅和政地區戈壁犬的新材料,包括數件上下頜材料。作者詳細地對比了內蒙古通古爾地區的巨頜戈壁犬Gobicyon macrognathus(模式種),認為同心地區中中新世早期的戈壁犬形態更加原始,P4原尖較大,M2較大,存在M3,應該代表早期的戈壁犬,建立新種葉氏戈壁犬Gobicyon yei sp.nov.,種名獻給為同心地層古生物做出巨大貢獻的葉捷先生。同心可能年代稍晚的材料和通古爾的材料十分接近,歸入巨頜戈壁犬。和政牙當的戈壁犬形態更加進步,前臼齒粗壯化,P4原尖退化,M2明顯縮小,代表已知最進步的戈壁犬,建立新種尖齒戈壁犬Gobicyon acutus sp.nov.。同時在同心地區發現了半顆下裂齒,但這顆下裂齒有明顯的下后尖,符合哲氏戈壁犬Gobicyon zhegalloi的特征,增大了這個種已知的分布(之前只發現在蒙古西部和中國新疆北部)。

通過詳細的對比戈壁犬和已知犬熊的屬種,并通過系統發育分析,研究人員認為戈壁犬屬于犬熊科的簡齒犬熊亞科,并和其中的阿克陶犬熊Aktaucyon最為接近。后者是早中新世晚期或中中新世早期發現于哈薩克斯坦的犬熊,其演化程度與葉氏戈壁犬最為接近,并有可能和哲氏戈壁犬相當,可惜該屬種材料太少,無法與主要由下頜化石代表的哲氏戈壁犬直接對比,系統發育沒有解決該種和葉氏戈壁犬,哲氏戈壁犬的關系。更多的材料可能會證明該種可以歸入戈壁犬屬。戈壁犬和阿克陶犬熊組成阿克陶犬熊族Aktaucyonini。該族和歐洲早中新世擬簡齒犬熊Haplocyonopsis最為接近,但之間依然有較大的形態差距,說明二者之間仍然有未知的犬熊屬種有待發現。戈壁犬中,從早期的葉氏戈壁犬到晚期的尖齒戈壁犬,最明顯的演化趨勢是牙齒功能中心從后側臼齒(中心是M1,M2)轉移到前臼齒(中心是P3,P4和M1前尖),表現在M3退化,M2縮小,M1前尖明顯增大,后尖相對縮小,P3和P4粗壯化。

在同心牙當地區虎家梁組發現了的戈壁犬比同心和內蒙古通古爾地區的戈壁犬更加進步,這代表這些化石點時代上的差異還是物種分布上的差異,還有待于進一步研究。

原文鏈接: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abs/10.1002/spp2.1283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環球趣視頻”
上一篇 下一篇
网上真人龙虎技巧稳赢